电子商务法出台,代购将彻底消失?

原创2018-10-27 10:46:39 508

8月31日《中华人民共和国电子商务法》出台,距离元旦正式执行仅剩两个多月,代购行业一片哀鸣,甚至有言论认为一个时代即将终结。情况真的这么糟糕吗?未必。

blob.png

跨境电商在国内发展的时间并不算长,经过多年野蛮生长,规范将会是未来很长一段时期内的关键词。同时这是一个政策敏感型的行业,2016年出台的4.8跨境新政也曾引起行业恐慌。《电商法》虽然加大了对行业的规范力度,但明确提出,国家支持小型微型企业从事跨境电商。

新变化同时孕育新机会,我们试图对这个行业进行分析,探讨《电商法》会对代购们产生哪些影响,以及在形态演变过程中产生的一些新机会。

核心提要如下:

代购将彻底消失?我们的看法正好相反;新一批跨境供应链机会涌现,平台应该趁机争取代购小B;S2B2C模式越来越被看好的今天,小B的角色只会越来越重要。

blob.png

《电商法》实际落地的执行力度还未可知,不过可以明确的是,代购的管理成本和税务成本直接上升:个人代购被纳入电子商务经营者的范畴,需要办理市场主体登记,而跨境电商平台需要报送商家的身份信息和纳税相关信息。

这意味着,未来代购要以正规主体运作,而且需要采购国和中国双方的营业执照。增加的税务成本让其在市场竞争中失去了价格优势,同时正规化运营加大了管理难度和成本。

这时候,代购们拥有两个选择:一是维持原来的业务不变,依法登记纳税;二是放弃供应链环节,专心运营已有的流量体系。中大型代购更倾向于前者,他们的规模较大,在此之前部分已经以企业的形式运作;而对于小型代购来说,放弃供应链是一个更为明智的选择。

跨境采购对此时的小 B 代购来说并不经济,其最大的优势在于流量端,即经多年沉淀建立了强信任关系的消费客群。

淘粉吧创始人刘俊认为,流量分散化、分工精细化是电商行业的发展趋势,在人、货、场三个要素中,人和场越来越分散,而货却会更加集中。

除了传统的电商平台,互联网环境下涌现出了各类大大小小的流量池,APP、网红、甚至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“一瓢水”,都有变现的价值;消费场景也在分散化,消费者对于信任的购买渠道不会有特别的要求,选择越来越多样化。

过去人、货、场都是在一个封闭的体系里,但未来电商一定会完全开放,而且分工更加精细。刘俊表示,“我甚至有一种极端的判断——或许未来阿里系和腾讯系会集中做‘货’,建立一个统一的招商和供应链体系,不仅仅服务于自有的场,而是开放给所有的流量平台。”

也就是说,《电商法》其实能促使整个行业进一步有效分工。跨境电商链条非常长,从开店、选品、供应链、系统、支付到仓储、物流、运营,每一个环节都有众多服务商。对于拥有出货能力的小B来说,这个市场对他们非常友好。

代购们转向供应链公司采购货源,虽然利润空间减少,但是交易量稳定上升,总体收入水平并不会降低,同时还能节约时间成本和前期垫资成本。

此外,可以预见代购们将会成为各大社交电商平台争取的小B对象。关于这部分内容,我们下文再具体讨论。

blob.png

当大量小 B 代购主动或被动放弃自采自购,深耕跨境供应链的公司迎来了春天。

在这个细分领域,玩家们采用的模式也多种多样:

星家加从跨境电商起家,搭建了自己的海外供应链体系,货源有自营和合作两种方式,下游渠道多样,有结合技术为传统零售企业、地区连锁便利店等客户打造智慧零售,还有面向中小型客户的采购平台,面向 C 端的跨境电商及分销平台,今年还推出了社区团购平台你我您;

PPbuyer 定位更加垂直,服务对象就是小B代购。平台打通了品牌-线下店-代购-终端消费者的整条链路,在合作的日本线下店提供国内直送服务,即代购扫码下单后,由品牌直邮给消费者。此外,平台还为代购提供信息流、资金流、物流、售后、增值服务。

星家加、PPbuyer 都建立了从上游到下游的完整链条,但多数供应链平台更加专注上游。

跨境 B2B 电商采购平台 KKS 明确只向 B 端用户开放,但不对类型和规模设限,既可以是大型跨境电商平台,也可以是仅有几个人的小公司或个人卖家。

KKS 的特点还在于去中间化,能帮助中小微企业直接对接境外品牌和工厂,利用技术手段打造供应链数据库,把贸易全流程在线化、洽谈环节标准化,同时整合产业链上的各类角色提供全链条配套服务。

淘粉吧近日投资的井贝电商,也是提供海外直采、国际物流、报关报检、仓储物流、国内派送、渠道分销、供应链金融等一站式跨境供应链解决方案,支持 B2B、B2C、B2B2C 和 O2O 等各种形式的交易。

由于基因不同,供应链公司各有特色和优势,但对于小B代购来说,选择平台时也会有自己的考量:货品丰富度、性价比、服务的稳定性、便利性。

刘俊认为,对小B代购来说,会更看重平台货品的性价比和服务的便利性,但对大B来说,服务的稳定性才是最重要的,其中又包括稳定的货源和稳定的服务质量。但要做到以上几点,考验的其实是平台的综合实力。

跨境采购链条长且环节复杂,对平台而言,供应链管理、仓储管理、海关能力、IT 系统都是很大的挑战。星家加创始人刘星向36氪介绍,跨境电商的系统相比一般交易平台要复杂得多,不仅因为流程繁琐,还考虑到政策要求——公司的系统架构师、产品人员要花很大的精力用于读透税法。

但无论如何,《电商法》的出台对供应链公司来说都是一个好消息。代购一直以来占据了跨境交易的半壁江山,而供应链平台现在要做的,应该是尽快争取到这部分人群。

blob.png

积极的并非只有供应链公司,还有一个重要的角色是采取 S2B2C 模式的社交电商们。

S2B2C模式构建了一张协同网络,其与一般供应链公司的本质区别在于,S 与小B是紧密的合作关系,双方要一起服务于消费者。

对于小 B 来说,直接差异体现在:

与供应链公司是上下游的商务关系,后者不对其运营情况负责;而在 S2B2C 的平台中,小 B 不以独立的主体运作,而是依附于平台,在前端做好内容营销者的角色,平台负责供应链、售前、售后、发货等一系列服务。

基于微信生态的巨大流量,近年来社交电商表现出了旺盛的生命力。不同于传统的搜索型流量,社交电商的特征是去中心化,以云集为代表的 S2B2C 模式就是其中的一种典型玩法。

百亿规模的云集发展迅速,传统电商也在积极拥抱社交电商,而小 B 一直属于平台争抢的稀缺资源。小B角色丰富,包括宝妈、淘宝客、实体店主、社区 KOL ,对社交电商平台来说,具有高黏性固定客群的海淘代购显然是非常优质的小 B 。

但是用跨境供应链来展开社交电商模式,面临的一个问题是跨境商品毛利太低,尤其是爆款,利润空间不足以支撑平台和众多小 B 生存。

最初从跨境电商起家的环球捕手和达令家,都已经将供应链重心转向国内。洋葱海外仓是为数不多给出解决方案的一家:从成立至今,洋葱一直自营自采、自建海外仓及物流体系,由于自营商品的高毛利,洋葱甚至能给予小 B 30%左右的毛利率。

还有一个解决办法是,利用前端积累的可观流量,快速推出平台的自营品牌。 PPbuyer 创始人胡志荣告诉36氪,其实早在过去两年,很多国内的大型代购已经开始找日本的工厂 OEM 商品,以自营品牌的形式再推向国内。

这种势能在意料之外——今年达令家推出的“新国货计划”小金锁系列商品,上线200多天,销售额超过2亿元;根据公开信息,目前洋葱的常备SKU有1万多个,其中自孵化的非标产品占比已经超过60%。

这背后指向的其实是社交电商平台强大的内容制造能力,这个能力一直是电商平台的“美好愿望”,但真正做到的或许只有小红书。

跨境电商的一大问题是产品同质化严重,爆品时代过去,平台的机会应该是在于尚未建立消费认知的新产品。

为品牌推新品也好,推自营品牌也罢,S2B2C模式下,电商平台拥有了优秀的内容制造能力——其中小B仍然是关键节点。最重要的是,小B是最接近消费群体的角色,最了解他们的需求,最有希望通过他们来真正实现C2B,并用数据反哺上游厂商。

综上所述,《电商法》来临,我们对行业有以下判断:

1、很大一部分个人代购会放弃供应链环节,促进行业分工更加高效;

2、供应链公司迎来新机会,挑战在于保证货品的丰富度、性价比、服务的稳定性、便利性;

3、小B的处境没有那么糟糕,在S2B2C模式越来越被看好的今天,他们的角色只会越来越重要。

打赏

取消

感谢您的支持,我会继续努力的!

扫码支持
扫码打赏,你说多少就多少

打开支付宝扫一扫,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

发表评论

精彩评论